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| 继续访问电脑版
开启辅助访问 立即注册 找回密码

远航娱乐│首页

美在待甫僧(乌苏文学网络大赛参赛作品)

2018-11-9 00:45| 发布者: k_kay| 查看: 472| 评论: 0

摘要: “春光乍现萌绿芽,夏日清风绽百花。秋叶纷飞层林染,冬雪莽莽天际涯。”乌苏佛山公园待甫僧景区,横亘乌苏南部天山山区,醉卧天然原始林中,源源不断的天山雪水,四季常青的云杉林海,雪山、冰川、草甸、森林、河谷 ...



“春光乍现萌绿芽,夏日清风绽百花。秋叶纷飞层林染,冬雪莽莽天际涯。”乌苏佛山公园待甫僧景区,横亘乌苏南部天山山区,醉卧天然原始林中,源源不断的天山雪水,四季常青的云杉林海,雪山、冰川、草甸、森林、河谷、瀑布,连同那些悲壮的历史故事、美丽的神话传说,把这里装点成了人间仙境、世外桃源。远瞻大佛山,慈眉善目间尽显从容;近观将军谷,雄浑壮阔里倾听历史;漫步相思道,花楸无语中放飞思念;置身白桦林,异域风情中聆听梵音。礼佛亭、春秋亭,亭亭相望;大佛山、母子山,山山相通。待甫僧的四季,季季有美景,月月景醉人。


一天看四季的春

待甫僧的阳光是崭新的、纯粹的、洁净的,当她掠过山野,穿过松林,淌过小溪,洒满生态园的时候,露珠在草尖儿起舞,雪水在林间欢歌,山鹰在云端盘旋,土拨鼠在地下挖掘着春天。环顾四周,你醉在排山倒海的绿里:落叶松的翠绿,樟子松的墨绿,云杉的黛绿,牛蒡草的葱绿,苔藓的黄绿......当你想当然地以为这就是待甫僧春天的时候,循着空气里游离的丝丝香气,你会看到亭亭玉立宛若女王般高贵典雅的郁金香,以及四周林带里昨夜刚刚降下尚未来得及消融的一片片白雪,那份触电般的惊喜,是不是让你的心脏瞬间停止了跳动,紧接着在还没缓过神来的时候又剧烈地狂跳不止?这是一种怎样的美啊!在世界第一天然雪山大佛的脚下,白雪映衬着绿的树、青的草、红的花,还有那经历了严冬压不弯摧不倒的黄色芦苇,那光秃秃褐色枝干上零星悬挂着的暗红色的花楸果,一眼望过去,春草夏花秋果冬雪一应俱全,一下子让人没了时间概念,不知道自己到底置身在哪一个季节。

当然,无论怎样,郁金香永远都是待甫僧春天的主角。火红的阿波罗、粉嫩的领袖、洁白的莫林、橘黄的多顿、红色镶黄边的世界珍爱,更有黑色的夜皇后惊艳你的眼球。法国作家大仲马曾这样赞誉郁金香:“艳丽得叫人睁不开眼睛,完美得让人透不过气来”。五颜六色的郁金香,规整地将郁金香园分割成一条条彩色的丝带,远远望去,如彩虹般绚丽。

每年五月中旬,郁金香次第开放,杯状,碗状、卵状、球状的花朵,高高伫立在剑形叶子中央,显得那么矜持而脱俗,高贵而冷艳。当你轻轻地走近,俯下身来,静静地观赏这花中女神:那含苞待放的,一朵朵花蕾似胖嘟嘟的小姑娘,在暖暖的阳光里酣睡,侧耳细听,仿佛有均匀细润的鼾声入耳。那肆意绽放的,碧绿的长叶间伸出一梗壮实的花茎,花茎上托着一朵柔美的花,或红的热烈,或黄的娇艳,或紫的婉约,或粉的妩媚,在灿烂春光里,花瓣向四周绽开,花边却向中间微微收拢,活脱脱典雅的高脚酒杯。“兰陵美酒郁金香,玉碗盛来琥珀光。但使主人能醉客,不知何处是他乡。”李白诗中描绘的该就是这园里的郁金香了吧。

无论是绽放的,还是打着朵的,每一株郁金香都挺直着身子,始终保持着向上的姿态。郁金香脱俗高雅的气质,根深蒂固的傲然,在这婷婷袅袅里尽现。这是一种知性的文化美,同时又凝聚着时尚浪漫的气息,那花的橙红,叶的碧绿,总让人想到青春和生命的绽放。“玉立婷婷清天地,香风微微净凡心”。流连园中,思绪随花香飘渺,仿佛有暗香盈袖,心中不免盈盈地全是美。

一个适合在风里发呆的地方

当城里的热浪一浪高过一浪,当一天空调吹得你骨头酸痛头昏脑涨,还犹豫什么呢,到待甫僧广袤的草场来吧。在凉爽又饱含芬芳的山风里,肆无忌惮地放纵吧,或奔跑、或大喊、或一跃老高。当然,最惬意的,莫过于在没膝的花海里,或坐或卧或随心所欲地摆放自己。别担心有谁会笑话你,方圆几十里,除了坡上晃荡的羊,四处溜达的狗,没有谁会在意你。即便是有牧羊犬从你身边走过,你也别紧张,我保证,它连正眼都不会瞧你,它只对它的羊感兴趣。牧羊人呢,也许正如你一样把自己交给了这草场,他的信赖一如草场的宽广。就这样发呆吧,在风里,野油菜、老鹳草、苜蓿花、火绒草、独活等数不清的野花围着你,几分略带土气的质朴清新,几缕携着湿腥的芬芳香气,仿佛每一朵花都带着乡村的羞怯和谦卑。她们以蓝紫、鹅黄、奶白、粉红调和着氤氲的空气,风和花香织起一片慵懒的宁静。天作幕,地作席,心随花草铺陈开来。闭上眼睛,让花香袅袅地钻入你的鼻孔,让鼠尾草痒痒地触摸你的耳朵,让来自雪山的空气清凉凉沁入你的心脾。偶尔有小虫从耳边飞过,偶尔有蚂蚱在眼前跃起,偶尔有野花在身边开放,你都听见了,但就像没听见一样。正如顾城诗中描述的,“草在结他的种子,风在摇它的叶子,我们站着,不说话,就十分美好。”云淡风也轻,什么也不去想,就这样在风里发呆,放空自己,心上涌过喜悦无数。

如果你希望自己所有的烦恼和疲惫都被清空的话,那就披上外衣去待甫僧的夜风里发会儿呆吧。站在清冷的夜风里北望乌苏城,那无尽黑暗中明灭的灯火,汇成了一片城市的海,鳞次栉比的高楼淹没在星星闪闪的橘黄里,一直延伸向远方,一种温暖瞬间将你包裹,因为你知道,总有一盏灯,在那个小城里为你守候。抬头,是黑漆漆的夜空和比钻石还耀眼的星,这才是真正的夜啊:没有搅拌机的轰鸣,没有汽车喇叭的刺耳声,没有人声嘈杂,没有霓虹闪烁,没有彻夜不熄的灯。夜,黑得纯粹,黑得绵软,黑得温润,像块巨大的海绵,过滤、吸纳了白昼里所有的喧嚣和躁动。星,璨得晶莹,璨得可爱,璨得生动,像极了孩子童稚的眼睛。就这样发呆吧,夜间水汽上升,松香草香泥土香一起钻入鼻孔,沁入内心。把灵魂掏出来吧,交给深邃的苍穹,滤尽烦躁,吸尽苦恼,还你一个不孤单无牵绊的平平静静的空灵,你定能听见,天河潺潺的流水声,流星嚓嚓的脚步声。是谁的羽翅在不经意间扇动松林,打破了夜的宁静,几声啼鸣后,顿时引起一片骚动:枝间憩卧的,草间藏匿的,灌木间警觉地支着耳朵的,泥土里隐遁的,仿佛集会似得,突然间从四面八方赶来,此起彼伏亮声了,莽莽林海送来低沉雄浑的和声,一曲山间交响就这样在静谧的山野诞生,并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四散扩开,冲击着你的耳膜,撼动着你的心灵。

虫呢哝,鸟歌唱,草生长,花开放,都是世间最美的姿态。

上帝的调色板

“赤橙黄绿青蓝紫,谁持彩练当空舞”,舞出这待甫僧满山秋色流光溢彩。天空湛蓝高远,云朵洁白飘逸,云杉枝苍翠,花楸果火红,桦树叶金黄,更有红的粉的虞美人,紫的白的矢车菊摇曳生姿。走过天山云杉相牵的“一线天”,步入花楸叶铺就的“相思小道”,遁入白桦树相携的“民族团结林”,最先为你披上的是那暖融融层层晕染开来的黄,由浅入深,再由深复浅,米黄、鹅黄、金黄、橙黄、黄红、黄褐、黄绿,色阶是那么的丰富生动,远远看去都是黄,可走进看,那黄里分明虚掩着一抹绿,张扬着一缕红,每片叶子颜色都不尽相同,却都摇曳着相同的热情。流连林间,有清风拂面,有水气滋润,有鸟叫悦耳,有松香沁心。蓝天高远,洒满阳光,那么宽广,那么明朗、那么温暖。树在其中,生命得以璀璨,人在其中,内心得以释然。

高大的落叶松伫立小路两旁,小路上铺满松针,细细密密地被秋阳镀了一层金光。阳光、树影,在这金色的小路上勾勒出条条粗细均匀的线条,沿慢坡的小路一路铺设延伸下来,形成一级级天然的台阶。拾阶而上,走在密密松针织绣的地毯上,舒缓而浪漫。苍翠的云杉与橙黄的落叶松紧紧相连,春绿秋黄心手相牵。
  那些已经枯萎的千里光、柳兰,以另一种美装点着待甫僧。高高的红褐色茎秆,依然挺直在瑟瑟秋风里,洁白的毛茸茸的种子一团团,一簇簇,轻如絮,白如雪,逆光中,蚕丝般晶亮通透。草丛里,枝桠间,小路上,到处都是它们的身影。它们在半空飘飞,像个精灵,追逐着风,与金黄的落叶齐舞,旋转、升空,然后悠悠然落下,当你走过,它或追随着你的脚步,或拽着你的裤管,或牵着你的衣襟,只为再次起舞。这是季节欢快的舞,是大自然绚丽的舞,更是生命执着的舞!

幽深的林间小路曲曲弯弯将你牵引,不知觉间已是正午时分,这时的你是不是有些许的困顿?那就顺势舒展了吧,随便在哪里,任何一处地方,都是厚厚的黄叶,绵软而洁净,不沾一丝纤尘,山雨早已一遍遍将它们洗净,山风不知疲倦地日夜将它们吹干,正午的阳光又将它们晒得暖融融。大地当床,蓝天当被,那该是怎样的轻松惬意。在你躺倒的那一刻,树叶欢快的沙沙声即刻会从你的后背穿过,直抵内心深处最柔软的那部分。鸟儿在枝叶间穿梭,它们嬉闹的啁啾和着抢食果实的争鸣,连同花楸果坠地的“啪嗒”声,这一刻都成了悠扬婉转轻柔舒缓的摇篮曲。在你半眯着眼睛似睡非睡时,从枝枝叶叶的缝隙中窥视天空,天空被翻飞的秋叶打碎,碎成一块块蓝色的玻璃,那蓝就像你小时候打翻在作业本上的纯蓝墨水一样。慵懒的云朵一动不动,就像是被钉在天上,伸手扯下一片吧,盖在身上,一定轻柔又温暖。闭上眼睛,伸出双臂,接住花楸果的刹那,定会像禾苗接住阳光雨露般欢欣。

系满红色丝带的许愿树点亮了待甫僧的秋天。健康树、平安树、如意树、吉祥树,树树花开,金黄枝叶间,火红的丝带随风轻扬,如燃烧的火苗,与头顶的蓝天白云、脚下的绿草黄叶汇成一片色彩斑斓的海洋。听惯了城市喧嚣的噪声,我们的内心需要这样的寂静,我们的耳朵需要树叶落下的声音。

径直走进野花组合园,置身姹紫嫣红的花海,霎时让你眼花缭乱:热烈奔放的虞美人,娴静温婉的矢车菊,雍容华贵的小丽花,馥郁芬芳的百合花,活泼开朗的波斯菊,在阳光里跳跃着五颜六色的音符,凝神间会让你有点儿小小的眩晕。最是那含苞待放的虞美人,椭圆型的花蕾上包裹着翠生生绿莹莹带着毛茸茸小刺的外壳,绽开的缝隙间,那一抹或绯红、或粉嫩、或洁白的花骨朵,低头沉思若情窦初开的娇羞少女。而紧挨着她的那枝却是褪去外衣,华丽登场,轻如薄翼的花冠光洁似绸,袅袅婷婷的身姿似彩蝶展翅,即使无风也自在摇曳,那浓艳华贵的美,总让人想到盛唐时期丰腴的美人。还有那拇指大小圆溜溜的野葱花,颗粒状的花蕾簇成一团,似也是刚刚绽放,头顶的那层近乎透明的白色苞膜尚未完全褪去,歪歪斜斜地扣在后脑勺上,像个带着帽子的小姑娘,洁白的小帽衬着粉嘟嘟的小脸,俏皮又可爱。

云杉投下庄严的影子,在白桦树清澈的凝眸里,大自然是多么的公平。只要你抬起头看,这云杉的绿就属于你,这落叶松的黄就属于你,这天空的蓝就属于你,这野花园的姹紫嫣红就属于你,这油画一样的待甫僧的秋色,也就真真切切属于你了。

梦一样的冬天

一脚踏进待甫僧的雪里,就仿佛掉进了一个巨大的梦里:肃穆的峰峦,神秘的松林,安详的雪佛,静谧的山野。一切都是白的,白茫茫的白,晶莹莹的白,一望无际的白。白雪随山峦起伏,随山石赋形,以一种浩大的凌然盛气使它们浑然一体。凝视久了,不免有些恍惚,驯鹿,飞天雪橇,白胡子圣诞老人,叮叮当的铃声,这一切仿佛就在不远处,近了,近了!就在那个小山包后面,就在那片苍莽的云杉林里。

别去计较脚下的积雪淹没脚踝或是膝盖,回头看看,每一个歪歪斜斜的脚印都盛满追逐的梦想和无尽的欣喜。穿过云杉高耸的待甫僧绿色长廊,两条由原始林和人工次生林连成的深浅不一的绿色丝带,环绕着群山一路向西蜿蜒而上,视线在路的尽头一下子开阔起来,湛蓝的天空像水洗过一样通透,清新的空气里夹着甜丝丝的味道,阳光分外的绚丽,连风都被涂上了靓丽的色彩。

昨夜飞琼千万缕,谁剪条条晴雪?待甫僧的雪是个大魔法师,挥袖间就让山峦裹银,满树琼花。你的眼睛不知该望向哪里,这里,那里,无一木不开花,无一树不绽放。樟子松绽开如玉的菊花,落叶松擎起洁白的伞花,白桦树散落银色的礼花,一排排高耸的云杉,层层叠叠此起彼伏,涌起云海浪花,连那些低矮的灌木也都你不让我我不让你争相开放,宛若洁白的雪莲花盛开在佛山脚下。走近看,樟子松墨绿的枝条被厚厚的积雪压弯,那晶莹闪烁的白雪柔软却厚重,它们或伏或卧或攀爬或雀跃于枝上,形态各异。有的像憨态可掬的大熊猫慵懒地趴在那儿呼呼大睡,有的如俏皮可爱的长尾猴攀着松枝荡秋千,有的似生性胆小的松鼠在枝丫间四下张望,有的如机警灵活的蜥蜴高昂着头望着对面的树枝跃跃欲试,还有胖嘟嘟的小猪,呆萌萌的小鸭,娇滴滴的喵小姐……流连其间,仿佛能听到它们欢快的嬉闹声,连树上的积雪都被震得扑簌簌往下落。


冰凌檐前挂,雾凇压枝低,松鼠枝头跃,马鹿自奋蹄。这不是诗情,这不是画意,这是待甫僧真真切切的冬天。在这里,只要你有耐心,就一定会邂逅生性胆小却喜欢攀跃的小松鼠,淘气爱撒欢儿的小马鹿,爱偷吃郁金香种子的野猪,在雪地上留下好长好长一串串脚印的野兔,独来独往却身手不凡的山鹰......它们,是待甫僧真正的主人。
一株小草包裹在冰凌里,阳光下透出的那一抹绿,怎么看都像是一个好消息。四季轮回,生命不息,雪被下的待甫僧,正酝酿着春的勃勃生机。

(乌苏佛山国家森林公园网站编辑:刘植红)

点击[阅读原文及(广告)图片],看更多精彩



鲜花

握手

雷人

路过

鸡蛋

最新评论