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| 继续访问电脑版
开启辅助访问 立即注册 找回密码

远航娱乐│首页

通过文学角度对比西方的文学作品,看出我们的文学作品程度差别

2019-1-10 11:16| 发布者: 在阶梯上爬走| 查看: 129| 评论: 0

摘要: 我们的文化中固然随处布满了反思,但却缺少了批驳,有人总会把文学品评和思辨的批驳明白为批斗,乃至任何的沟通和分析都可以强拉硬拽到批斗上,因此许多题目还没开始谈,还没开始讨论就已经断了后路,没有了讨论的情 ...


我们的文化中固然随处布满了反思,但却缺少了批驳,有人总会把文学品评和思辨的批驳明白为批斗,乃至任何的沟通和分析都可以强拉硬拽到批斗上,因此许多题目还没开始谈,还没开始讨论就已经断了后路,没有了讨论的情况和底子了。

一次在某个综艺节目,看到明星们讨论文学作品,忽然蹦出一句,质疑我们门生,为什么我们宁肯推许西方的莎士比亚也不认真的相识中国的汤显祖?显然这个发言的态度一开始就不对了,一下子把评论的话题上升到某某主义了,也看出某些明星的文化修为,也仅仅只能对立的看题目,而无法深入到文学深处去分析。

我们在文学的角度去客观的对待作品,举行文学层面的对比,轻微有点观赏本领的就能看出中西方在某些作品上,确实存在了不小的差距,本日我就拿我们古代的《三国演义》和西方的《荷马史诗》,在故事里的人物脚色的塑造上,去简朴的做一个对比,就可以清楚的看出差距,这仅仅是在文学观赏的角度,和不具备广泛性的样本参照,固然不能满意那些某某主义的狂热分子,仅仅是供各人以某一个角度去明白和分析。

我们分析文本,最简朴的莫过于脚色的塑造,脚色的塑造最简朴的莫过于品德的形貌、人性的反应这些,我为什么拿这两部作品,起首时间上处的期间都是古代,固然荷马史诗比我们的三国要早许多,但我以为再早之前的作品,真的找不到塑造人物的篇幅,有三国如许的完备而且云云的深入民气。

只要仔细的读者都会发现,我们古代的许多文学作品,在人物塑造上是注意风致也就是品德的塑造,而西方的文学作品是注意的却是人物性格的塑造,固然只有一字之差,但却是完全两种高度,两个层面,两种意义,两者的最大区别在于风致翻来覆去就是那一些,如三国内里的“忠义孝”这些,乃至孝和忠都是相似的,只是在对待主体的差别而已,对君就是忠,对父母就是孝,当忠孝辩论的时间,就以忠为首选,来由是忠就是大孝。

我们在看故事对关羽的脚色塑造,与其是人物塑造不如说是品德的塑造,这种塑作育把人物的心田往完善的方向去写,写到末了实在我们会发现,看起来人物生动,实在是心田是单一的单调的,心田并不是丰富的,也是完全不符合平常人的特性,就像特为树立雕像而做。

但我们在西方的文学作品里,就很少会看到把人写成和关羽如许的概念化、脸谱化,在荷马史诗里的好汉人物,阿喀琉斯,还特意的说他的一个缺陷,让这个缺陷把人和神分开,当他不是神的时间,他的风致品德这些都不是作者要写的重点,而是丰富他的心田天下,他的心田善和恶的各种行径,都被作者写了出来,终极也照旧书中的好汉。

荷马史诗里的好汉,我们能看到慷慨的一面,也能看到自私的一面,能看到暴虐的一面,也能看到悲悯的一面,我们不能把他当作一个完善的神,但却看到了作品里的这种性格上的朴拙,对人物的精雕细刻,而三国里的关羽,完全把人物心田固定化了,人物心田就像是无法改变的一块铁板,剩下的人物塑造过程,就是通过外界的不停变革,来映照他这块铁板般的心田。

阅读两种文学作品,对比的看,两个作者针对人物的心田,却是差别的对待方式,我们把民气当作是一成稳定的,而西方作品把民气当作是不停变革的,读三国的时间,就像我们看到一个画家在拿着一个神像做摹仿,一笔一笔的照着画下来,于是就成了书中的人物,而读荷马史诗里的阿喀琉斯,我们却看不到任何摹仿的影子,而是作者深入大家的心田,发现一个真实的人物应该的样子,于是就把这种心田层层的盘剥,层层的探索并诉诸于作品中。

只要轻微有点观赏本领的人,都能感觉到,哪种作品是我们喜好看的,至少在文学的真善美的寻求上,后者要比前者更丰富,更具有“真”的美感!我们讨论西方文学作品的时间,总是有说不完的话,争论不休,什么一千个读者就有一千个哈姆雷特,可从来没有说一千个人有一千个关羽和刘备,就连曹操如许的脚色也只有两个,一个是易中天说的真好汉,和三国里的真奸雄。

文:饼子

接待关注,和我一起读名著!


鲜花

握手

雷人

路过

鸡蛋

最新评论